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资讯
涤纶短纤市场现状及未来展望
发布时间:2022-11-23 阅读次数:723

       2022年上半年涤纶短纤呈现调整中价格重心逐步上移走势。能源紧张、俄乌战争、疫情封控减产、通胀危机等等在上半年聚集,阶段性推动了涤纶短纤整体价格重心不断的上移。特别是3月的俄乌战争导致的原油及聚酯原料价格大涨及6月能源紧张及通胀压力下各出现了一波强势上涨走势,其中6月中曾上冲至最高9200元/吨左右,其后因交易 “经济衰退”担忧而出现了冲高回落至大涨前水平。今年整体呈现了基本面向宏观面让道,即宏观面主导市场的情况。

而影响涤纶短纤市场的主要因素,归结为五大板块,原料成本、供应、需求和宏观政策、突发事件等等。


 一、原料成本方面,短纤原料主要就是PTA/MEG。

       今年PTA走势的影响,今年主要在PX这边,供应紧张、不断去库,并出现了较为强势上涨。主要是出现了几个预期差导致的。一个是新增产能的预期落空。今年原本是PX大投产年度,原本预期有超过1000万吨的产能将要投产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市场在原本大投产预期下,大幅看空PX并打压其加工费,但投产预期落空(实际至目前投产了一套90万吨),并导致PX装置在低加工费下减产规模达到历史高位。第二个就是成品油需求旺盛且紧张局面下调油转化率提升,压制了PX生产。这些导致了PX供应紧张,不断去库推高价格,从而带动PTA。而从后期来看之前延后投产的PX装置以及PTA四季度亦有多套装置计划投产,市场需重点关注投放执行情况,可能会提前交易扩产预期。

       而MEG方面今年是比较惨的,和PX相似的是今年也是MEG大投产年,但执行情况相对较高,今年上半年投产5套共210万吨,产能增速达10%,而下半年至2023年还有多套装置仍将投产,导致了今年整体MEG市场一直在逐步累库,价格走低,多数企业现金流亏损严重。而近期看MEG库存持续累积,预计三四季度新装置投产后,供应面继续增加,总体负荷可能呈现低位运行。难以走出强势上涨的可能,但仍有阶段性的机会。


二、供应产能方面,涤纶短纤进入扩产周期,产能增速明显提升。

       涤纶短纤扩产周期以炼化一体化大厂配套扩能为主,比如新凤鸣、恒逸、仪征、中泰等均有自己上游的配套PTA等原料装置,目前相对比较明朗的投产计划实施后,其中拥有PTA装置的一体化工厂产能占比达59%。当然一体化率提升,也意味着整体产能的进一步集中,后期规划投产项目多数集中在江苏地区,整体江苏占比进一步提升占将全国总产能的一半以上,而主要是目前三房巷、华宏、华西村的江阴地区、仪征地区、以后恒逸的宿迁短纤基地、新凤鸣投产徐州等四大地方。在一体化工厂有很强的成本优势,涤纶短纤行业竞争也相对越加激烈。


三、短纤运营情况看

       短纤的高利润已经在去年开始出现了明显缩减,进入今年以后基本一直在亏损状态运行,2022年至今1.4D直纺涤短平均现金流约为-53元/吨,较去年同期的335元/吨缩减了388元/吨,整体工厂减停产也逐步加剧。2022年上半年,1、2月受春节假期影响,部分聚酯工厂纷纷减停产。而特别是进入4、5月国内疫情管控导致了江浙沪物流受限,原料补给及产品发货均受到影响,且短纤重要生产基地江阴也受到封闭管理,导致当地主要涤纶短纤厂家如华宏全部停车,三房巷半停并封闭运行等等导致整体涤纶短纤开工负荷进一步下降。整体开工负荷降至历史地位。近期虽有回升但仍在同期低位。整体上半年涤纶短纤开工率明显低于往年同期。而随着新产能的投放,后期整体开工低位趋势或将持续。

库存方面,进入今年后,高成本低需求下,工厂库存逐步累积。而下游涤纱企业也是多按需小批量采购,维持了低原料库存运行,其产品库存达到历史高位,基本超过一个月的库存量,部分纱厂反应压力巨大。目前整个市场库存都在下游产品,整个产业链堵在下游。

四、需求情况看

       疫情及需求疲软导致了下游织造行业开工急剧下降,基本一直在历史同期低位,下游织造板块在今年4月国内部分地区疫情爆发下滑后就一直维持50%不到的低位水平,持续了4个月,整体低开工情况在向上转移,涤纱开工前期相对尚可,但近期下滑趋势明显,主要是限电、义乌疫情等。如7月中下旬,长乐地区涤纱企业集体降负,10万及以上纱锭

企业下降1-2成;10万纱锭企业下降至5成。

      内需板块看,7月服装、鞋帽、针纺织品类零售总额为964亿元,同比增长0.8%。1-7月全国服装、鞋帽、针纺织品类零售总额为7239亿元,同比下降5.6%。连续5个月其累计增长率为负数。月度数据虽略有修复,但整体仍处于疲软态势。6月穿类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累计增长2.4%,环比5月份的-1.6%上调4%,但低于年初及往年水平,仅略好于2020年。国内房地产问题抑制了家纺类需求。随着疫情防控逐见成效,各行各业经营逐步恢复正常,但纺织品服装作为非必需品,边际好转情况有限。未来全球经济形势或更加严峻,纺服消费仍不乐观。

       从外贸板块看,上半年我国纺织品出口数据相对较好,但目前国外形势也不是很乐观。国外美国批发商的服装及服装面料库存从去年7月份开始就不断在新增,目前已经达到近十年来新高,库存销售比也出现升高,全球多国或也步入衰退。除美国外,欧洲经济同样举步维艰,欧盟的纺织服装零售指数逐步下移。面对不断抬升的基准利率和高企的通胀水平,消费者或将削减非必要支出,使得消费需求可能面临放缓,而非必要品服装也是首当其冲的。因此外贸板块下半年或面临回落可能。而国外孟加拉、越南等国纺织服装出口近几年发展迅速,市场转移。

      综合来看:2022及2023年新产能规划较多,但2021年-2022 年因亏损及疫情,对装置投产不确定性增强,短纤行业进入扩产周期,但出现了局部延后,装置投产执行情况有待进一步跟进。但随着后期产能的投放,产能集中提升及一体化优势下短纤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。

      上半年整体受供需过剩导致产品亏损,工厂负荷下滑明显,下半年开工负荷或有小幅提升可能,但中长期看整体低开工即将持续,产量的增速或不如预期(小于产能增速)。出口方面量逐步恢复,但因疫情因素影响,出口增幅亦有限。

      市场投机需求及下游纱厂原料囤货量均出现明显下滑,市场逐步呈现以需定购。而随着疫情防控逐见成效,各行各业经营逐步恢复正常,国内刺激消费政策影响,需求或出现好转,但纺织品服装作为非必需品,边际好转情况有限。

      2022年全球经济震荡较为剧烈,俄乌战争、通胀、疫情、能源紧张、加息等货币政策不稳定性,叠加涤纶短纤本身的高成本低需求等均加大了市场的高波动性。而下半年或仍将持续。